买球网平台

74岁“娃娃修复师”:修玩偶如修文物,治愈都市人
2021-11-05 21:36:33

经央视报道等媒体报道,家住上海的74岁朱伯明成了红人。他所从事的可是当下十分时髦的娃娃修复师职业。在虹口区自家十多平米的小房间内,他已经修复了千余玩偶。接受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,他分享了众多修复娃娃的有趣案例。每个娃娃背后都藏着一段情感故事,顾客通过他的手勾勒童年和回不去的往昔,生命虽是短暂的,但是可以无限延伸下去。

录制视频反复沟通确认,

他说布娃娃也有尊严

在许多人忙碌到不常回微博私信的时代,朱伯伯会及时回复,不厌其烦地回复。联系上他时,他正开启繁忙的一天,准备骑车出门给修复娃娃“配料”。朱伯伯说,修娃娃的关键,在于能不能进入它们的世界。“每天起床后,打扫完卫生,就把心情调整到最佳工作状态,根据病例开始修复。你要搞清楚,他们要愈合怎样的伤口,找回怎样的事情,只有把心静下来才能进入这个世界。”朱伯明常常会泡杯咖啡闻闻味道、再放点音乐,充满仪式感地开始工作。

修旧如旧,修复玩偶是一件繁复和极度需要耐心的工作,对玩偶进行清洗、填充、配布和缝补等等,都大有学问。接下来的过程更为繁琐,先写修复报告,准备怎么治疗,如同修复文物,帮它们清洁皮肤、修补皮毛、填充胳膊、用工具把小时候牙齿咬的坑坑洼洼的地方铲平等等。模拟一小块后,再跟委托人沟通,等对方认可后再继续下去。一旦正式开始修补之后,就要一针到底,中间不能断线和开小差。“我经常会45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不移动,之前央视来拍从天亮拍到天黑,连续拍摄,其实是真实的画面,我工作起来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修复过程中还要不断发图片和视频给对方确定。由于不同光线下呈现的内容不同,就需要在6500K白光、3500K暖光,以及早晨3点到5点的日光下拍摄不同的角度给顾客看,等他们同意后再大面积进行下去。“再工作四到六个小时,如果修复有误还要返工。”朱伯伯说,“返工也是家常便饭。有一次帮一个男孩修了娃娃的嘴巴加鼻子,为复原粉红色的鼻子就寻找了十几种粉丝线比对,试做上去,对方不满意,再拆掉重做,光鼻子就做了一个月。”有一次,做一个猩猩的鼻子,光找皮就找了五六个月,结果做出来顾客表示还是喜欢最初的方案,于是又拆掉重做。

你能想象吗?做这项工作要采用拟人状态,就像对待一条生命的状态。给娃娃缝衣服都用的是缝伤口的美容针,每一针下去都要小心,朱伯伯说,“它们的灵魂就在我们身边,我能感受到”。他说,布娃娃也有尊严,面对拍摄时,他不会把娃娃掉落眼睛的一边对着镜头。

治愈娃娃压力不小,

甚至要留住妈妈的味道

十年前,朱伯明在家中开了一家“娃娃医院”,专业修复老化受损的毛绒玩具,顾客从5岁到90多岁不等,其中还不乏高知人群。24岁的小慧、14岁的丑丑、27岁的熊头、63岁的“高龄”熊,看起来破破烂烂,但背后总有一段令人唏嘘的故事,就写在顾客随玩偶寄来的病例里。比如一个男孩说,“爸爸用自行车把小虎带到家,那一年我才5岁。普通职工一月工资不过四五百,这只65元的小虎算是奢侈品。后来我去瑞士读博士,小虎也跟着我踏出国门,让我时刻感受到家人就在我身边。”

一个女孩托来的蓝色小熊,其实是喝奶粉的赠品,留在身边20多年。眼睛上那圈黑色缝补线,女孩跟朱伯伯说不要拆掉,因为那是奶奶缝上去的。还叮嘱说,要给小熊在这里找个伴儿。还有在旅行时得到的陌生人的礼物,想要恢复感动自己的瞬间;用第一份工资买的心仪娃娃;还有的熊是母女俩之间关系的粘合剂;妈妈车祸去世后,娃娃上遗留的妈妈的味道成为女儿的念想,朱伯伯说,“现在大学有味道实验室,可以帮她模拟妈妈身上的味道,维持三到四年。”

这些被每天抱着睡觉、看电视时陪伴自己的玩偶,主人会不断跟它对话,给它买各种衣服。有一个上海女孩说,“独生子女希望有人陪伴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交朋友的约束越来越多,熟悉的朋友也会渐行渐远,反而玩偶就像一个树洞,会永远属于你。”朱伯伯修过最年长的熊有70多岁,来自一位90岁的老奶奶,胳膊腿都耷拉下来了。“她通过我的手把她的童年勾勒出来,生命是短暂的,但是可以无限延伸下去。”

娃娃背后涌动着隐秘的情感,修娃娃就像一把钥匙,打开了顾客们心里的锁,找回那些失去的父母亲情。现在人长大了还玩娃娃,其实不是什么矫情的事情,他们只是把一段特殊的情感,投射在一件老物件上而已。

修娃娃一针一线的背后,压力不小。朱伯伯还遇到过约好修5天,结果才三天,对方从杭州开车,于凌晨赶到上海,表示没有娃娃自己根本睡不好觉,要见它一面。一个北京姑娘还“威胁”朱伯伯说,“你接了这个活儿就没有回头路,你如果做坏了,我真的杀了你的心都有。”他也告诉记者,没有自己做不好的,一定要做到对方满意为止。

顾客还会委托朱伯伯带玩偶出去看看上海的风景。更为好玩的是,有时候收到的修复物品并不是娃娃,“收到一个枕巾,以为是修补破损的地方,没想到修了一半,他说,你把它的眼睛遮住了。马上找感觉,眼睛鼻子在哪里,帮助他们恢复毛巾的样式和手感。”

少时偷师做衣服练就巧手,

但修玩偶比当工程师难

在成为玩偶修复师之前,朱伯明是一位电气工程师,专业是集成块自动控制。在没有内部线路图的情况下,他也能凭借专业知识搞清楚集成电路元件的内部构造。如今在他小小的工作室里,20年前用集成电路板做成的巴掌大录音机还能使用,手工打磨成的木制相框摆放着结婚照摆放在桌角。还有他每天边工作边听的音响,其操控开关电路,也是作为音响发烧友的他收集搭构的。“我喜欢研究发烧级音响,有强大的技术支持,但都没有秀娃娃复杂。看不见摸不着,要把治愈的表情做出来,比数字化的东西还要难上一百倍。”

之所以开始修补娃娃,跟他从小就心灵手巧密不可分。12岁时通过向身边裁缝们偷师,学会了缝补,就常常利用有限的布料尝试做衣服,给如今修复娃娃打下基础。“我们小时候有钱也买不到布,1个人1张布票,每一寸布都要非常节约地进行裁剪,家里刚好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,久而久之就学会自己画图做衣服。”他对记者说,有这门手艺也是逼上梁山,用手艺给家人带来美好生活,给妹妹做的包比LV的还漂亮。爱好结合专业,后来还有厂家找过来,找他做会发热的衣服和鞋子。

据说朱伯明修复的第一只玩偶是儿子的毛绒小熊“明明”。20多年前售价17元,这只小熊是儿子小时候的无价宝贝,在父母忙于工作的日子里,“明明”陪伴他度过了孤单的时刻。后来朱伯明才明白,这只看起来普通的灰色玩偶对于儿子的意义。“还是有点愧疚,当时应该少加两天班,多陪陪孩子。”后来邻居同事们也偶尔发来修复委托。近年来,朱伯明会修复玩偶的消息传开来,常有来自全国各地,甚至全世界的玩偶找上门来。

按照工时收费30块/小时,有时候碰到学生顾客会有减免优惠,朱伯伯还提供保修6个月的售后服务。在74岁的年纪,为何还要保持这样的工作强度?朱伯明笑说,“74岁不算老年人哎,我妈妈93岁还能一口气跑,我都跟不上她。而且我也是二级运动员出身,身体一直不错。”许多人退休以后生活被跳广场舞、打麻将填满,但他觉得比较浪费时间,信息爆炸时代,应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

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

校对 苏云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