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球网平台

【紫牛头条】还记得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那个“风筝女孩”吗?13年后她仍在空中起舞
2021-11-02 21:47:25

13年不见,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“风筝”女孩长大啦!近日,当年的“奥运风筝女孩”朱巧妍在社交平台晒出一张自己在北京鸟巢门口的今昔对比照,又一次引发讨论。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是朱巧妍人生中第一次登台表演,开幕式结束后,有许多影视公司向9岁的她抛出“橄榄枝”,但都被其父母一一拒绝,父母希望她专心学习杂技表演。13年过去了,如今的朱巧妍成了一名空中舞蹈的老师。接受扬子晚报紫牛头条记者采访时,朱巧妍说:“在北京奥运舞台上的空中表演是梦的开始,很幸运能够把梦想延续下去。”

在鸟巢星空漫步的“风筝女孩”

再度引起网友关注

近日,一名女孩晒出的拍摄于鸟巢体育场的今昔对比照勾起大家的回忆。时隔13年,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表演、被大家称作“风筝女孩”的朱巧妍再次打卡鸟巢体育场,她站在儿时拍照的同一位置,摆着相同的姿势。从两张照片的对比可以看出,当年笑意盈盈的小女孩长大了。网友看到后发出感叹:“一晃,原来已经过去了十几年。”

朱巧妍晒出的今昔对比照

时间回到2008年8月8日,当时9岁的朱巧妍身穿红色连衣裙,拉着风筝轴线,在鸟巢30多米的高空踏着星光表演。她的脚下,数千名穿着荧光色服装的工作人员拼成鸟巢的形状,十分震撼。

当年朱巧妍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

采访中,朱巧妍向记者介绍了当年舞台背后的故事。那时,她是沈阳某杂技团从安徽淮南招进的学员,已经进行了两年的杂技基本功培训,但还没登台表演过,“当年奥运导演组找到我们杂技团,说是有‘风筝女孩’这样一个比较童真的角色,希望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。”

在杂技团的推荐下,朱巧妍到北京参加面试,见到了张艺谋导演。随后朱巧妍在80多名孩子里脱颖而出,成为登台表演的候选者,“我和另外一名女孩分为A、B角,同时被留下来参加训练。大概经历了两个月的培训,一直到正式演出的前几天,才确定了我是A角。”

朱巧妍说,当时年纪太小,她都忘记了上台表演的感觉,只记得张艺谋导演提出的要求,“那时大人们会一遍遍强调这场表演的重要性,张艺谋导演希望这个角色没有太多表演痕迹,贴近生活,表现出孩子放风筝的自然状态。训练老师也不太要求我们去表演,而是让我们去找自己这个年龄最真实的状态。”

拒掉多个影视公司抛出的“橄榄枝”

专心学艺十余年

训练的两个月,朱巧妍每天被威亚吊着飞来飞去。一次训练将近七八个小时,有时到凌晨才能结束。每次训练她都会被吊到30多米的高空,“因为从小练习杂技的原因,我也没有很害怕,我记得第一次被吊起来,还在上面翻了个跟头。”

正式演出的那天,她被吊在空中,仿佛踩着星空一般。她缓慢移动步子,一边放风筝,一边向大家挥手,看起来轻松又自然,宛如在空中起舞的小精灵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演出结束后,不少影视公司向9岁的她抛出“橄榄枝”,许多人直接找到她妈妈,开出可观的报酬,邀请她去参加电视节目、拍广告,推荐她以“童星”的身份出道,但都被她父母一一拒绝,“一个都没有去,妈妈觉得我年龄太小了,不想让我那么早进入社会,而是希望我能够在自己的专业方向上更加深入地学习。”

朱巧妍说,回过头来看,她很感谢妈妈的这个决定,“她非常了解我,在那个时候替我做了最适合我的决定,我还记得表演结束后,许多镜头和闪光灯对着我,我又比较抗拒在人前说话,有点儿害怕,她应该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况。”

提到在杂技团学习的日子,朱巧妍用了“很苦”两个字来形容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是高标准、严要求。他们需要练习各种各样的基本功,压腿、倒立、翻跟头这些动作都是“抬腿就来”。从排练厅到宿舍,走到哪练到哪,练功占据了她大部分的时间,她笑说:“生活无处不训练。”

朱巧妍小时候的训练照

目前为止,在杂技团所有的演出经历中,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演出是在俄罗斯表演,那时坐了9天8夜的火车,日常训练就在火车站台上,“最终因为天气原因,我们在暴雨中完成了整个表演。”

离开杂技团成为“北漂”

从头开始学习空中舞蹈

在考进杂技团之前,朱巧妍早已被父母送到沈阳专业的杂技学校学习,那是一所寄宿制学校。5岁开始,她就自己动手洗衣服、叠被子,生活的一切零碎琐事,都要靠自己完成。父母每个月来看她一次,持续了大概4年。朱巧妍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结束后,妈妈特意从老家搬到沈阳陪她。

周围许多人知道她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演出,“奥运风筝女孩”甚至一度成为她身上的标签,但那个阶段她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别人用“运气好”来评价她,“那么多人偏偏选中了我,肯定有幸运的成分在。但是我想证明自己并不只是一名幸运的孩子,在那两个月之中,我也付出了很多努力,才能够登上最终的舞台。”朱巧妍说。

练功中的朱巧妍

2017年朱巧妍和家人商议后正式加入“北漂”一族,到北京学习空中舞蹈。她告诉记者:“我从小就喜欢在高空飞舞的感觉,恰好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也是在30多米的高空。以前在杂技团,我主要负责表演柔术和倒立,一直没有机会去练习高空动作。”

18岁之后,她想不再依赖父母和老师,而是按照内心的热爱去工作生活,“我觉得自己基本功练得比较扎实,学习空中舞蹈应该比较简单。”

真正去做的时候,朱巧妍才发现并非那么容易。她以前是表演柔术和倒立的,身体软度很好,空中舞蹈对身体的平衡和协调性要求比较高,这对她来说是新的挑战。

“空中飞舞”在延续

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

第一节是吊环课,她印象特别深。站在旁边的女孩,只有七八岁,她已经可以握着吊环做各种动作,但朱巧妍却连吊环都抓不牢,“没想到,我顶着专业演员的称号进教室,却被一名小女孩秒杀。”

训练中的朱巧妍

为了能尽快赶上进度,她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到训练上,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后,她不但凭借优秀的表现能力成为班里的培训老师,还在2019年一个亚洲性的赛事上,通过表演空中吊环拿到了全场总冠军。

朱巧妍告诉记者,其实她“空中飞舞”的梦想始于奥运会开幕式的表演,“以前我年纪小,不懂这场表演有多重要,长大后越来越明白其中的意义。”

朱巧妍在进行空中舞蹈表演

虽然过去了13年,但是演出服和出入证她还收藏在家中,现在随身带到了北京,“那是我人生中第一个舞台,算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起点,这个起点让我有一种使命感,要用更高的舞台标准来要求自己。”

现在的她和小时候相比,不再那么排斥“幸运”这个标签,面对外界的声音,想法也更成熟,“我想我是幸运的,成长让我有机会找到真正热爱,对我来说,13年前的北京奥运舞台是梦的开始,现在努力的方向是梦的延续,我会一直往那个方向走,梦没有终点。”

紫牛新闻见习记者|孙庆云

编辑|张冰晶

剪辑|万惠娟

主编|陈迪晨

图片视频来源:受访者提供

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

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

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点击爆料

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