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球网平台

【紫牛头条】神奇的四季草木植物染!她将汉服染成了古诗词里的颜色
2021-11-01 20:41:07

近日,一名网友发布的采集四季草木为汉服染色的视频走红。视频画面唯美,主人公用植物染出的衣服古典雅致,斑斓绚丽,引来不少网友赞叹:“有返璞归真之感。”扬子晚报紫牛头条记者联系到视频的发布者,她是一位80后的云南女子,网名“栖蓝”。因为热爱植物染,她自学研究这项传统技艺六年。她花了两年时间采摘四季鲜花、野草、树叶等原材料,在白色布匹上染出中国传统色彩,制作成汉服。她说:“这些美丽的色彩,我都曾在古诗词里读到过。我把它们染出来,穿在身上,感觉这些古诗里描述的色彩真正鲜活了起来。”

女子采集四季草木为汉服染色

拍百余条视频走红

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网上走红的视频分为《春之染》《夏之染》《秋之染》《冬之染》四个篇章,主要介绍了“栖蓝”在这两年里用不同的植物染出了不同的颜色。她采集的草木除了鼠曲草、野艾、密蒙花、万寿菊外,还有灰灰菜、荷叶、梭梭草、虎杖、松树皮等。

视频中每一个场景都可以找到一首描写颜色的古诗相对应。“香墨弯弯画,燕脂淡淡匀。揉蓝衫子杏黄裙,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。”“栖蓝”身着蓝衫和杏黄裙,用香墨勾画出弯弯的眉毛,将胭脂淡淡地涂在脸上,仿佛古诗中的人物。

“栖蓝”穿着蓝衫黄裙

《春之染》介绍道,春暖花开,“栖蓝”和女儿到田野里去,三月金灿灿的鼠曲草和密蒙花、四月茂盛的灰灰菜都是很好的染料。在《夏之染》里,她又用松树皮和松针为原料,给衣服染色。

古诗里的颜色鲜活了起来

《秋之染》中说道,秋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染布的好时节。金黄的万寿菊、随处可见的梭梭草、水边的凤仙花、山林里的栀子,都是很好的染料。

“栖蓝”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采集了数十种草木,拍摄了百余条视频,收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。

“栖蓝”和女儿穿着自己染的衣服

用6年时间自学植物染

体验诗词里的色彩美感

扬子晚报紫牛头条记者采访了解到,“栖蓝”是一名80后云南女子。2009年,学语言的她从北京的一所高校毕业,前往深圳从事茶叶相关工作。因为自小喜爱乡村生活,2011年,她搬到了深圳梧桐山居住。同时,在深圳福田经营一家小茶室。

“栖蓝”用植物染染出的小物件

因为平时有较多闲暇时间,她开始研究用各种植物染色,染了丝巾挂在茶室里售卖。2018年,她干脆把茶室搬到了山里,同时开始自己制作白坯衣服,再染色。2019年秋,她尝试拍摄短视频。2020年,她带着孩子回到了云南乡村,继续着自己的植物染事业。

“栖蓝”至今记得,小时候过节,母亲会摘一些野菜染成彩色糯米饭。糯米饭不仅有绿色的、金色的、紫色的,还有蓝色的、黑色的。在读大学时,她还常把母亲染的彩色糯米饭晒干装瓶带到学校里。她说,母亲用天然植物染出来的彩色糯米饭,是她童年里最美味的食物。可能正是这样的成长背景指引她走上了探索植物染的道路。

2015年,“栖蓝”偶然看了由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小说改编的电影《古都》,被里面有关植物染的画面打动,“当时觉得植物染出的颜色太漂亮了,就去网上搜了相关信息,发现原来我们祖先几千年前就开始用植物染色了,一下激起了我的兴趣。”

“栖蓝”在打理染出的布匹

“栖蓝”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6年前国内钻研植物染的人不多,她从网上搜集资料,买来书,靠自学摸索植物染的工艺技法。

“栖蓝”说:“第一次看到自己染出的成品,感觉古诗词活了!忽然明白‘揉蓝衫子杏黄裙,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’究竟是什么样的了。”

2018年,“栖蓝”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植物染上来,成立了工作室,工作室的名字也是“栖蓝”,意思是“诗意地栖息在一片蓝色的柔媚中”。她说:“从前在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诗歌《在柔媚的湛蓝中》里,读到用‘柔媚’来形容蓝色,名句‘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’也是出自这首诗,所以就把它们结合起来起了名字。”

2020年,因疫情原因,实体店的生意并不是很好,她回到云南乡村,把自己试验彩染的过程记录下来。区别于使用化学染料,植物染出的色彩有一种既自然和谐又俏皮灵动的韵味,她想把古诗词里的色彩之美,通过短视频方式,分享给更多人。

“栖蓝”在采摘鲜花

每一件作品都独一无二

想做中国传统服饰的植物染色卡

“你知道用枇杷叶做染料会出现肉粉色吗?”“栖蓝”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在她的试验经历中,一般树叶染出的颜色是黄色,最近无意中拿了枇杷叶做试验,没想到竟染出了粉色。现在,她一有空就会去田里转一转,看看这个季节哪些植物可以用来染色,在这个时节的云南,枇杷叶、桉树叶、艾草,还有一些野草都可以成为染料。

“栖蓝”使用的原材料

在“栖蓝”看来,用植物染出的汉服是“活”的,是有“生命”的。她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,用同一种植物、同一种染料、同样的剂量和同样的布料会染出不同的颜色,“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,就像在田里随处可见艾草,如果在夏季采摘,染出来的布料颜色偏绿;如果在秋季采摘,染出来的布料颜色偏黄。”

“植物染就是这样,把田边随处可见的野草拿来染色,常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,像变魔法一样,尝试的过程充满了惊喜。”正因为很难控制颜色的稳定性,“栖蓝”也发现用植物染的衣服是不能够量产的,“制作一件衣服要用两周到两年不等的时间,需要根据季节、天气调整染色的进度,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。”

“植物彩染要用真丝去染,颜色会漂亮一些,但相对来说色牢度、颜色的稳定性没有那么高,会导致试错的成本高昂。”“栖蓝”表示,化学染可以复制成千上万件同样的衣服,但植物染出的衣服只有一件,它是独一无二的,这就是它的美感所在。

虽然用植物染出的衣服不能够量产,但“栖蓝”可以花更多时间去试验。经过长达六年的实践摸索,“栖蓝”逐渐有了一套自己的染色方法。目前,她在尝试做中国传统服饰植物染色卡,梳理不同植物在不同的媒染剂作用下,能够在不同的布料上染出什么样的颜色。虽然这个工作在短期内是很难完成的,但“栖蓝”在坚持。

家人并不看好这份工作

女儿的陪伴是她最大的动力

远离城市的喧嚣,住在山里的“栖蓝”过着非常忙碌的生活。由于植物染费手工、费时间、成本很高,很难商品化,“栖蓝”也坦言,自己的家人其实并不看好这份工作。“栖蓝”表示,在爷爷奶奶一辈人眼中,“用草木染布匹,是没有读过书的人都会干的事,一个大学生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?”

对于家人的不解,“栖蓝”看得很开,“我没有想过要说服他们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选择了我热爱的工作,并且想要坚持下去。”她说,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植物染是怎么回事,“我想通过我的努力,复原古诗中的绚丽色彩,让人看到中国传统染色技艺的美。”

对于“栖蓝”来说,能够在大山深处坚持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有女儿的陪伴。她拍视频的时候,女儿会在一旁帮忙,“妈妈,你帮我做的衣服我想染成这个颜色,你什么时候染,我也要和你一起染。”

“栖蓝”说:“女儿每次穿上我做的汉服后,都特别开心,孩子喜欢这个东西,还嚷嚷着要我再给她做一件。”

未来,“栖蓝”想搬去大理一个小镇,继续做她喜爱的植物染,“植物染出的色彩真的太美好了,以后我想继续从古诗词和文学作品中寻找灵感,尝试去染出更多的色彩。”

紫牛新闻见习记者|闫春旭 笪越

编辑|张冰晶

剪辑|万惠娟

主编|陈迪晨

图片视频来源:受访者提供

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

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

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点击爆料

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